第一章 重生的原因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章 重生的原因

顾小鱼歪倚在空间竹楼的竹塌上看重生小说看得正起劲,忽然听到小怜软糯惊慌的声音:“小鱼姐姐,你快出来,路平安不行了。顶 点 x 23 u s 她心念一沉,想要出竹楼去看,却发现她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似的,无法动弹。 悲催如她,死后灵魂被吸进小小的毒医空间,囚禁三十多年不能出去,不能投胎…… 以前好歹能在空间里的一亩三分地上游荡。 现在好了,竟然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是她即将魂飞魄散的节奏吗? 如果路平安真如小怜所说不行了,魂飞魄散就魂飞魄散吧? 她早过够了这种没有自由,无聊之极的生活…… 她正胡思乱想,忽然头中一阵昏眩…… 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发现她不在空间里。 而是在一间墙面被白石灰刷得雪白的小屋里。 她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小木床的床沿边上,屋内静静的,屋外却是人声鼎沸,喧闹之极。 这是什么地方? 光线这么明亮,应该不是……阴曹地府。 诶,等一下,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怎么像是她在桃林村的闺房? 这二十一世纪难得一见的红色大红木箱、这泥土色的蚊帐、这花里胡哨的被套和床单、自己身上穿着的土气衣服鞋袜…… 全都和三十多年前的一模一样。 她这是在做梦还是重生了? 以灵魂方式存在(囚禁)于毒医空间的她,虽然被迫接受了毒医传承,因为没有身体,没有管理空间的权限,百无聊赖的她三十多年以看书打发时间。 一开始她看的是小怜从空间外收集来的古典名著,然后是诗词歌赋、工具书…… 这些全都看腻后,她和小怜与时俱进,迷上了重生小说。 她和小怜看了至少一千加的重生小说,对重生、穿越、金手指什么的,相当熟悉、敏感。 不过熟悉归熟悉,敏感归敏感,难以置信也是真的。 书上都是胡编乱造的,怎么会变成现实呢? 所以啊,这只能是在做梦。 应该说,她绝对是在做梦。 就凭小怜在梦之初说的“路平安不行了”,就可以证明路平安虽然百病缠身,却不是要命的病,他绝对没到行将就木的地步。 没那么容易死。 顾小鱼想到这里,决定出去找找她的亲人们。 是梦又如何? 梦里的亲人也是亲人,见一眼赚一眼。 她走向紧闭的房门,正要抬手拉门栓,毒医空间里的情形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然后是小怜软软糯糯的声音:“不是梦,小鱼姐姐,你重生了。” “重生?不会吧?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我和空间现在在你的神识里,你先依照小说里写的方法进来,我再将原因告诉你。” “好。” 顾小鱼带着疑惑答应着,照小说中所说的,默念“进去”,一眨眼已经站在了毒医空间里。 眼前立刻出现了她三十多年看熟了的景象:一株长势繁茂的深蓝色重瓣铁线莲,依在一间造型别致的二层木屋的东墙边花枝乱颤。 不远处是几辆装满东西的汽车、错落有致的药田、果园…… 面积虽然不大,却是美轮美奂。 “小怜,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路平安不行了是什么意思?”她用指头轻轻戳了戳铁线莲花精小怜摇曳得最欢快的那片叶子,疑惑地问。 “路平安为救战友被歹徒一枪命中心脏,当场死亡,他的临终愿望和你的执念让你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