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惊天阴谋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惊天阴谋

方永安听到方锦旋说:“爸,您真的会让方永安从我们的计划里退出去吗?” 接着是方嵘越淡漠的声音,“他生了这个心,我不答应也不行。x” 方锦旋之前声音很低,突然抬高了几分贝,“您说他突然提这个要求是不是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世啊?” 他这句话让外面的方永安不由打了个冷噤:他真正的身世?他还能有什么身世?总不会是捡来的吧? 屋子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方嵘越镇定地说,“不会,他如果知道他其实是方文成的儿子,我当初是逼韩秋霜说他是我儿子,一定不会放过我。” “也对,不过,就算他不知道这些,与我们心不齐以后也会成为祸患,不如将他做掉吧?” “做掉肯定是要做掉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他帮忙做,等做完那件,在做掉他不迟,而且不是普通的做掉,我要让他和方文成父子相残或者和方平安兄弟相残,哈哈哈……” 感觉自己被九道雷连续劈打的方永安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退回卫生间,在那里呆了约摸十分钟,整理好情绪才脸色苍白地下楼去。 他下楼后发现方嵘越和方锦旋已经回到了楼下客厅,看他们头发湿漉漉,换了干净衣服的样子,分明是刚刚洗过澡。 他们速度好快。他一边感叹,一边没事人一样和同样神色自若的方嵘越、方锦旋告辞。 将车开离方嵘越家一里多路,方永安再坚持不住,将车停在路边,头伏在方向盘上呜呜呜哭起来。” 这一刻,他觉得他堪比世界上最苦的苦孩子。 命运怎么可以这样戏弄他?命运怎么能让方嵘越这样欺负他? 而他自己怎么会这么蠢? 还有,方嵘越只是他叔叔,对他狠毒也就罢了,韩秋霜是他亲生母亲,怎么会任由方嵘越欺骗他? 她怎么着也该在他成年后将他真正的身世告诉他啊。 她和方嵘越合着欺骗自己,难道自己也不是她亲生的? 想到家里一把梳子上还有韩秋霜的头发,方永安决定暂时什么也不想,先弄清自己的真正身世再说。 他要用亲子鉴定的方法,弄起他的父亲、母亲的真实身份。 方永安这个傻孩子就这样被方平安骗到了。 他哪里想得到,刚才在书房听到的那些话是闪电和小怜假扮方嵘越和方锦旋说的。 那个时候,真正的方嵘越和方锦旋在各自卧室的卫生间洗澡。 这就是为什么他下楼时看到方嵘越和方锦旋一副刚洗过澡的样子。 方平安制定的这个计划,第一步相对繁琐,第二步……非常简单。 只是让小怜悄悄将方永安交由亲子鉴定中心的毛发偷梁换柱。 方永安这次做了五组亲子鉴定:他和方文成的;他和方嵘越的;他和韩秋玲的;他和韩秋霜的;还有他和方瑞海的。 之所以和方瑞海也做配对鉴定,是因为他担心他甚至都不是方家的子孙。 这可怜孩子,是真的怕了这些。 小怜将他与方文成、方嵘越、方瑞海的检查标本,分别换成方平安与他们仨的。 只有他和韩秋玲、韩秋霜的保持原样。 不过,方永安和方文成、方嵘越的亲子比对标本,小怜并没有扔,而是交给方平安的手下用另外的名号做了鉴定他们四个怀疑方永安的确不是方嵘越的儿子,只不过这一点方嵘越也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