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神秘失踪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零五十章 神秘失踪

褚无忧心慌意乱,上班时每有闲暇时间就去老板办公室堵方永安,却是次次落空。www.x 方永安虽然不露面,也不打电话,却每隔两天都会让人给他们家送药培的瓜果…… 表明他对她褚无忧的在意。 他这番举动让褚无忧心里七上八下。 她找不到人倾诉,只好给辛小田打电话。 辛小田也猜测不出方永安的心理,只得安慰褚无忧:“宝贝,万一不行,咱不是还有情蛊吗?放宽心。” 说起情蛊,褚无忧欲哭无泪。她现在深深后悔当初不该直接将《蛊经》交给方永安,她应该选择性的抄录一些给他。 至少不该让他看到情蛊。 那样的话,她还有可能给他下情蛊,现在……实施不了了啊。 因为过于郁闷,从那天开始,褚无忧每天晚上都会给辛小田打一通电话。这样过了三天,第四天,她发现辛小田那边的电话貌似断线了。 她以为是意外情况,没有多想。 第二天晚上,她想着,已经过去一天,辛小田那边的电话线应该已经修好,谁知打过去,依然是断线状态。 她只好再等一天。 第三天晚上,再打过去,依然断线,她不由胡思乱想,然后给邻居张阿姨家打了个电话。 张阿姨受她的嘱托去她家带口信,敲了老半天没人应,从外面看不像出事,回拨电话将情况说给她。 褚无忧听说后越想越不对劲,忙去和褚启辉、施慧清商量。 这两人一听也慌了,打电话向褚知勉求助。 褚知勉赶紧派人派车送褚启辉和施慧清回青省。 第二天中午,褚无忧接到了褚启辉和施慧清从青省打来的电话。 他们告诉她,褚建国、辛小田、褚子杰失踪了。照他们家里凌乱异常,却没有财产损失的情况看,他们是被人从家里劫走了。警察猜测是有人觊觎褚建国治疗白血病的医术,将他们抓去做研究去了。 这也是褚无忧的猜测。 知道找回父母、弟弟的可能性很小,褚无忧没有回青省,她一边继续给手上的三个病人治疗,一边潜心研究蛊术:她要强大自己。 至于方永安……顺其自然吧。 遭受重大家庭变故的褚无忧不再将感情看得那么重要了。或者应该说,惦记父母的她,没有心情谈情说爱。 而方永安也是个心狠的。这种情况下也没有露面安抚褚无忧,依然只是隔天让人给褚家送药培的瓜果。 若非瓜果味道太美,褚无忧很想将它们全都砸到送货人的脸上。 舍不得砸,她照单全收。 几天后,方平安亲手给入住“血液病专属医院”满三十天,已经被空间泉水调理好身体的病人做了“换脊髓”的手术。 说是换脊髓,其实是洗筋伐髓。 病人从“手术室”出来后,不仅血液病没有了,身体各项技能比普通人都要强。只花了两万多元钱就取得这样的疗效,病人和家属们都快激动坏了。 同样激动喜悦的还有入院较迟,手术倒计时的病人以及对此持观望态度的病人。 而最郁闷的当属那些花二十万在杏林医馆治疗白血病的病人们。 “血液病专属医院”开业前去杏林医馆治疗的人感觉还好一点,那时候他们别无选择,要怪只怪自己运气差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