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养情蛊的笑话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养情蛊的笑话

褚无忧成功被惊吓到,“爷爷和妈妈都中了情蛊?怎么会?” 施慧清淡然中带一点得意,“怎么不会?你以为你爷爷为什么对我言听计从? 你妈妈明明比你爸爸强却他死心塌地?” 褚无忧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一贯瞧不起的施慧清,良久才结结巴巴地说,“那,你……们为什么不……帮哥哥用情蛊得到姜念。x” “我那不是怕你爷爷和你妈知道吗?中了情蛊的人,最开始三天会眼睛疼,我担心你爷爷和妈妈因此怀疑我和你爸爸给他们下了情蛊。” 褚无忧冷静下来,“最开始三天眼睛疼?《蛊经》上没有说啊。” “是没说,可《蛊经》上记录的养情蛊的方法和我年轻时跟我阿娘学的一样。” “您阿娘……教您的蛊术?您是少数民族的?” “……我阿娘是,我爸不是。我除了情蛊不会别的蛊。不说这个了,无忧,我只想告诉你,中了我们这种情蛊的人,除了会对蛊者产生感情依赖,其他都很正常。所以你和方永安的事,你好好想想吧。” 施慧清觉得褚无忧一定会动心。 果然,褚无忧吃过晚饭,就将施慧清喊道自己房间:“奶奶,我想好了,我要跟你学养情蛊。” “嗯,这才明智嘛。” 褚无忧的家隔方平安的出租屋只三家,他们这些话让方平安和小怜听了个一清二楚。 方平安和江小鱼一番合计,决定将这件事瞒着方永安。 褚无忧的情蛊需得百日才能养成。 这一百日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 诚如施慧清所说,她养情蛊的方法和《蛊经》上一样,不是虫蛊,而是植物蛊中的花蛊的一种。 材料非常简单。 养蛊人只需亲自去野外找回一株不计品种的羽叶野草栽进干净的瓷杯中,以沙土定根,放在自己床下,再每日以自己的血肉培植,三个月后这株植物必将开出艳丽芬芳的鲜花。 在花开的最盛的时候,养蛊者采下蛊花配以明矾、曼陀罗等植物制成情蛊,下在所钟情的人身上,中蛊者将挚爱下蛊者直到死去。 中了这种情蛊的人除了感情身不由己,其他都很正常。不似那些虫蛊型的情蛊,除了迷情还迷了心智。 不过,这种情蛊虽然药效好,也不是全无弊端。 它的弊端是,蛊者真的要对喜欢的人用情至深,否则蛊难成。 这一点,《蛊经》上没有列陈。 施慧清虽然知道,她以为褚无忧对方永安用情很深,没有提这件看似多余的事。 她手把手教导褚无忧,诸如去野外寻找羽叶野草、挑选瓷杯、怎么样割血肉培植蛊花等等事宜。 第一次割手指放血、割肉,褚无忧就后悔了:真特么疼啊。 若只是在手指上割道口子放点血,她觉得她能忍受。 真正痛苦的是,还得割肉。 活生生地割,虽然只需圆珠笔的笔头那么一点点。 但真的很疼啊。 而且不许打麻药。 ……就算能打麻药,麻药醒了也疼,还会留疤。 如果只弄那么三五天,褚无忧觉得她也不是忍受不了。 但一百天…… 连续活割血肉一百天,她做不到。 褚无忧在心底叹息:我爱方永安没那么深怎么办? 她现在终于领悟到了,养植物型情蛊的人都是意志过人,舍得“以命饲蛊”的情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