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没有乱桃花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百一十二章 没有乱桃花

顾小鱼前世见过杜洪彬,知道他有钱脾气大,但和石美兰并无奸情。 这次怎么……难道是昨天? “听他们的意思是昨天勾搭上的,哎呀,我看不下去,我要收回神识……” “好吧。” 顾小鱼懒得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全神贯注给韩子墨去蛊。 植物蛊看似没有动物蛊邪恶,却更阴险。因为它通常是下在人的血液里,慢慢吞噬人的血液…… 直到血液被吞干。 韩子墨的症状已经有些严重了。 据他自己所说,一个月前他已有全身酸软的症状,当时没当一回事,以为疲劳过度。 半个月前,情况变得严重,面色青黑、肠鸣腹胀、咳血、咳嗽…… 植物蛊死亡的时候,下蛊的人会察觉。顾小鱼知道她就算故意“误诊”,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刚才路平安说,韩子墨德高望重、人品极高。 所以,小小牺牲一下不是不行。 因为毒医传承的神奇,治疗时顾小鱼并没有清场,她只是让大家保持安静。 也没有让韩子墨脱衣或者躺倒,只让他将右臂摊在了八仙桌上。 等韩子墨准备好,她立刻将戴着医用手套的左手放在他手腕上,然后右手拈了一根银针,伺机等待,等那片九针飞羽的叶子蛊游到他右臂上的血管。 当那片叶子终于出现在韩子墨的右臂静脉,她举起银针朝它所在地方刺了下去,然后飞速起针,将那滴含蛊的血液挤出来,收进一个小玉瓶。 这片植物蛊有血液的泡养,可以在小玉瓶存活半个月。 半个月后它死亡之时,下蛊的人才会察觉…… 见治疗方法这么简单,大家都有点愣。 却都没有胡乱议论。 虽然没有祛毒,在九针飞羽离体那一刻,韩子墨明显感受到病状的减轻。 不禁大喜:“谢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半个月来全身仿佛针刺一样的疼痛已经消失了,只是依然没有力气……” 韩伦和陈云凯:忍受着全身疼痛……不动声色开了那么久的车……大佬就是厉害。 他们服。 婚床没有让出去的道理。 顾小鱼取了手套,正要给大家安排住处,韩伦拿了一个苹果,拉着陈云凯往屋外跑:“你们不用管我们,我们带了铺盖的,这几天都在车上睡。” 顾小鱼:这几天是啥意思?还准备赖着不走啦? 他们话音刚落,谢梦妮也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我也去自己车上睡好了,不过我没铺盖,麻烦小鱼给我一床。” 此时齐明非和齐秀瑶去了三婶家借宿;谢雨真和刘丽青已经在齐秀瑶房间里睡下;韩子墨也去了齐明非房间。 没有人需要特别安排。 顾小鱼抿唇一笑,拿了干净的被子、枕头给谢梦妮,和路平安一起回房洗漱。 上床前,她给小怜下了禁制,伸手搂住路平安的腰,笑眯眯看着他:“老实交代,你还有多少乱桃花?” “没有乱桃花,除了你,别人在我眼里没有色彩。” 顾小鱼嘿嘿一笑,正要踮脚去接路平安慢慢俯下的唇,忽听刘丽青一声尖叫:“呀,呀,老鼠,救命啊,路平安,救命,有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