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村长最可疑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村长最可疑

大家都觉得,野生的有大自然的淳朴味道,吃着更有趣。顶 点 x 23 u s 小怜和闪电的请求没有过分之处,方平安和江小鱼不仅答应了,还将想去却不敢吱声的小白也遣了去。 小白也没有客气,兴冲冲去给小怜和闪电当电灯泡和储物袋。 小怜原本不高兴,想到小白的储物功能和二货性子,愉快地接受了二人行变成三人行的意外状况。 闪电和小怜、小白出门后,没有四处乱逛,他们先去了第一可疑的赵村长家。 之所以觉得村长赵刚最可疑,不仅仅因为对外保密的馊主意是他出的,更因为他白天的反应。 白天他的反应看着很正常。 村民们责骂马琴的时候,性格稳重的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很合情理。 村民们被陈云凯喝醒,向马琴赔罪时,他也诚挚地向马琴道歉,还自我检讨,这也很合情理。 他好像在村民们眼中很有威信的样子,他自责的话刚出来,很多村民安慰他,说,这个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虽然是他的提议,最后却是大家一起同意的。 要说见识浅,该将全村人带上。 因为大家都急着解毒,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从表面看,赵刚没有一点让人起疑的地方。 但是,小怜和方平安都看到了他额角的细细冷汗和眼神中时不时的惊慌。 这就很可疑了。 小怜决定现在试着给赵刚催眠,实在不行再蹲守。 谁知她和闪电、小白刚到赵刚家屋外,就听赵刚对他老婆王荷花说:“荷花,我总觉得这次勤娃的事瞒不住了。” 荷花粗声粗气地回:“怎么会瞒不住?事情过了这么久,那个女娃儿死了五年了。勤娃也去了帝都,你我口严点,怎么瞒不住?” “我知道,我知道就算那些人想到村里人是中了寒蛇毒,我们和勤娃死命不说的话,谁也不知道,可我就是觉得不踏实。” “什么不踏实?你只是在害怕。你啊,不是我说你,就是一个怂包。” 赵刚的确是个怂包,被老婆骂没有回嘴,他幽幽叹息:“唉!真希望这帮人能快点走。你说他们也是的,确定村里没有了寒蛇毒的传染源就行了,干嘛还留下来。” 这也太多事了吧。 王荷花语气中轻蔑满满,“你害怕那些作甚?你管住你自己不喝醉酒就行。” “这个我能保证,呵呵,为免酒后失言,我都五年没有喝酒了。五年都忍住了,以后一定忍得住。” “嗯,千万不能大意。你要记住,你喝的不是酒,你喝的是你儿子的命和我们的安逸日子。” “我知道。” …… 小怜、闪电、小白闻言乐了:醉酒后藏不住话的人精神力不强很好催眠,不过,他这种情况连催眠也不需要呢,美酒就可以搞定。 他不喝酒对吗?我们可以用果子酒算计他啊。 虽然好奇当初的具体情况,大家还是决定将弄清事实真相的任务放在明天的酒桌上。 那样才好玩不是吗? 时间还早,小怜和闪电决定先回去给方平安和江小鱼报告好消息,再轻轻松松却夜猎。 他们不知道的是,方平安也听到了赵刚和王荷花这番话,也像闪电一样,将他们的谈话录了音。 听完小怜的诉说后,找到真凶的他们决定也去山中夜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