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贼与贼的区别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贼与贼的区别

妇人边喊边摸另一边的耳垂,确定另一只还在,焦急地低头在寻觅。顶 点 x 23 u s 其他人听说她的耳环掉了一只,也各自检查自己的贵重物品。 不一会,银手镯被小怜放进李春娥衣兜的妇人也大叫起来。 好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江小鱼看着李春娥的衣兜对江三婶挑了挑眉。 江三婶是个伶俐人,立刻意会了。 她轻咳一声,对在弯腰找银耳环和银手镯的人们大声说道:“大家停一下。 既然丢了东西的人有三个,说明这件事不是偶然,是遇了贼。 李春娥,既然我的项链是在你身上发现的,我有理由怀疑其他两件东西也在你身上。 这样吧,你将其他两样东西交出来,我就不报警,你即刻离开这里就行。 否则,我们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公断。” 李春娥本是冤枉的,委屈地哭喊:“我真的没偷,真的,我发誓。” 丢了耳环地妇人,“发誓有个鬼用。不过,你一定这么说,我就给你个机会。这样,你让我们搜身,如果东西不在你身上,我们就相信你。” “搜就搜。” 李春娥没偷,回答的气壮山河。 但说完就后悔了。 她好笨啊。 这摆明是一场陷害嘛。 那个人能将金项链放她身上,自然也能将耳环和手镯放在她身上。 所以…… 她下意识地摸向衣兜,触到一个手镯样的东西后,吓得再次坐到了地上。 丢了耳环和手镯的妇人心急如焚,见她坐下,立刻扑过去搜她的身。 很容易就在她衣兜里搜出了丢失的耳环和手镯。 李春娥当即大喊:“这绝对是陷害。你们想啊,我存心偷东西的话怎么会藏在身上?” 丢镯子的妇人踢了她几脚,恶狠狠地说,“刚刚偷到的不藏在身上藏在哪? 我下田的时候镯子还在,十几分钟而已,你有时间藏到别处吗?” “就是,要不是我们机会好,这会儿你东西都藏好了。”丢耳环的妇人抓住她的头发扇了她两耳光,犹不解恨,还想打,被李喜军拉住了。 妇人气得踢了李喜军两脚:“拉什么拉?你不要觉得我心狠,实在是她太坏了,偷我耳环将我耳朵都弄伤了。” 有和她相熟的妇人听她这么说,热心地看她的耳朵,不解地说:“弄疼了吗?上面没伤啊?” 妇人愣了一下:“一定是耳洞里的内伤。” 小怜听到在空间笑的直打滚。 方平安见大家闹的差不多了,朗声说道:“李春娥,你是真偷了东西也好,被陷害也好,都不宜留在这里了。小鱼,拿两百块钱给她让她走吧。” 李春娥捂着红肿的脸:“……我真的没偷,求你们相信我。” 江小鱼拿出两百块钱递给她:“李春娥,你要想清楚,我们完全不相信你的话肯定会报警。现在半信半疑的,就用保守的办法处理这件事。 报警对你不公平,但任你留在这儿对其他人不公平,所以你还是走吧,用这些钱做车费回南去城吧。 这钱算我们资助你的,不用还了。” 江小鱼不觉得诬陷李春娥有什么不对,偷钱财的是贼,偷人的也是贼。 谁叫她打三叔主意的? “我……” 李春娥还要说,江三婶说:“你是想我们去报警?报警的话你觉得警察会怎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