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输惨了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输惨了

第二天,牌打到中场齐国柱便输了一万多,来不及去银行取,再次找徐刚借钱。x 就这样,输了就借,输了就借,等齐国柱回过神,他已经欠了徐刚十好几万。 大大超出他的存款数。 将存折上的钱全取出来还给徐刚后,他还欠下徐刚四五万。 赢了十多万时,齐国柱觉得十多万多是多,不怎么够看。 现在欠债四五万,觉得天都快塌了。 他该怎么还啊? 继续赌钱……赶本? 没人再肯借大钱他赌大牌了啊? 徐刚也一样。 听说他没钱还,虽然没有冷落他,却不再主动借大钱他打牌,偶尔发个善心,只肯借他一百两百打小牌玩。 当然,就算有人肯借,赢回来的可能性……太小。 徐刚没有急吼吼地齐国柱他还钱,他只是隔几天语气温和地催促一下。 没有半点诸如“不还钱就打死你,砍死你”的狠话。 但齐国柱知道,徐刚的温和是有期限的。 徐刚总有一天和他翻脸。 因为徐刚对别人就是这样的。 果然,一个多月后,徐刚带人找齐国柱夜谈了一次。 态度依然很温和,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赶紧还钱,再不还钱就不客气。 徐刚的不客气是将人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甚至断手断脚。 齐国柱亲眼看见过。 顾不上揣测自己从薄有存款(两万多)到欠债四五万是不是中了徐刚的圈套,欠条上白纸黑字红手印,打官司也打不赢,齐国柱开始全心谋略还款的事。 没什么好谋略的。 他如今只有两条路。 第一,将酒方卖断;第二,找齐明非和齐秀瑶想办法。 将酒方卖断,没有了每年三万的分红,以后的生活将全无倚仗。 齐国柱舍不得,决定还是去麻烦齐明非。 没想到会在丽景别墅看到齐顺义。 齐国柱大感意外:“爹,您怎么会在这里?小雪和国栋呢?” 这个时候是傍晚,他边问边仔细打量齐顺义,见他手上罕见的没有拿烟袋,穿的衣服很破旧,有点懵。 看自家爹这样子,不像是被方平安接来享福的啊? 否则怎么连烟都不抽了? 穿的还这么破旧。 所以自家爹是自己寻来的?方平安和江小鱼还不知道这个事? 齐顺义也打量了齐国柱几眼,见他依然是老样子,冷声冷气地忽略掉第一个问题,回答第二个:“他们上学去了。马上就回来。” 齐国柱眼睛瞪得老大:“上学?所以,方平安知道你们来了帝都?” “当然知道,我们是他用飞机接来的。” 谈起坐飞机的事,齐顺义一张死人脸难得的有了表情。 是啦,坐飞机呢,还是直升飞机,这都不激动不自豪他还是个凡人吗? 齐国柱:“用飞机接来的?为什么?他为什么接你们过来?” “什么为什么?”齐顺义觉得齐国柱好像越来越傻了。 说的好像方平安不应该接他们过来一样。 齐国柱无奈,明言道,“他为什么突然用飞机接你们过来?你们谁病了吗?” “你才病了。他过年时接的我们。” 齐顺义恼了。 齐国柱说的多不吉利啊。 这娃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齐国柱懵了一会儿,终于想明白了这件事。 之所以折腾了半天才明白,不是因为他傻,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方平安对齐顺义是表面的孝顺,对齐国栋和齐雪是表面的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