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酒后乱性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酒后乱性

齐国柱第二天来钱还给徐刚的过程中没有出一点岔子,一切都很顺利。顶 点 x 23 u s 把钱交个徐刚,拿回欠条烧成灰烬,齐国柱心头大石一卸,人重新活过来。 他本来只差徐刚四万六千多块,借回来五万还过债还剩余三千多,足够他打小牌混日子到年底。 哦,现在他还多了个倚仗。 齐顺义不是每月有一千五的工资吗?多的混不来,每月二百三百的应该要的来。 齐国柱又算计上了齐顺义。 不过齐顺义就算知道这一点也不会难过。 他现在只希望齐国柱不再犯大事,老老实实的,每月混他三五百去,他也是愿意的。 反正每月一千五的工资也没有其他人帮他用。 齐国柱还钱给徐刚那天,徐刚再次邀请他打大牌。 齐国柱坚定地拒绝了。 徐刚没有勉强,后来碰到齐国柱每次都会和气地打招呼,却没有再邀请他打大牌,由着他打小牌。 徐刚家的牌室虽然有饭吃,齐国柱没有像之前那样住在他家打牌,他现在是几个牌室窜着玩。 他如今又是逍遥快活一赌徒。 徐刚家的牌室因为供应一日三餐,生意比其他牌室要好。 其他牌室看在眼里,有样学样也相继推出饮食服务。 继而推出了低价住宿服务。 只是供应一张床铺供赌牌的人偶尔休息,不为赚钱,只为吸引赌牌生意。 其他牌友要么有老婆,要么与父母同住,在这么借宿的少。 只有齐国柱,没有老婆,母亲不在,父亲住的远,孤家寡人一个,经常留宿。 这天午夜他在徐刚家一桌麻将散场后,齐国柱上了厕所,两块钱要了一个铺位去房间睡觉。 说是五张床的通铺,两块钱一个人,因为今天只有齐国柱一个,算是两块钱得了一个单间。 齐国柱赌了近半生的牌,邋遢惯了的,随便找了张床,脱了外衣,蒙头大睡。 齐国柱以为他第二天会是被徐刚老婆喊吃早餐的声音叫醒,谁知叫醒他的是徐刚的拳头。 被打醒后,齐国柱揉着被打疼的右脸瞪着横眉冷目的徐刚不解地问:“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齐国柱你说,我和你做了一场朋友我有哪有半点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给我戴绿帽子?” “戴绿……” 齐国柱话没有说完看清自己床上的情形,整个人都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徐刚那个又黑又胖的丑老婆会一丝不挂躺在他被窝里? 还有,他自己身上的衣服呢? 还有,徐刚的婆娘还死睡着不赶紧起来穿衣服? 他一边找衣服穿,一边大声辩解:“徐刚,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 徐刚大吼:“别说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和我婆娘是酒后乱性。 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你玷污了我婆娘的清白一定要给个说法。” “酒后乱性?”齐国柱更懵了:“我昨天没有喝酒啊?” 旁边看热闹的牌友插嘴了。 “齐国柱,你一身酒气怎么没有喝酒?” “对啊齐国柱,徐刚屋里的现在喝醉了还没有醒呢。” “唉!你们说这到底是谁占了谁便宜啊?齐国柱比徐刚的婆娘小七八岁呢,长得也比她好看一百倍,这事弄的……” “齐国柱如果不是醉酒肯定不会和徐刚屋里的做这事。” “这事可不好收场,齐国柱在这里住不成了,我们少了一个牌友了。” “齐国柱还好一些,你们说徐刚的婆娘醒来后知道这事会不会想不开啊?” 齐国柱:“……” 他是在做梦吗?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