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方永安的母亲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方永安的母亲

褚谦在方平安的鼎力“帮助”下,又折腾了一个多月。x 终于折腾不动了,亲自找到方永安说要罢手。 方永安早就厌烦了,求之不得:“好。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我准备离开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之后是再回来折腾还是继续修炼,到时候再说。 对了,你想不想修真?如果想,我教你,我的修真方式虽然不能成仙,却可以延年益寿、延缓衰老。” “我暂时不想修炼,以后再说吧。” 方永安觉得褚谦活的挺累的,不想走他的老路。 “嗯,我的修炼方法就是照我之前给你的那本古籍来的,你日后想要修炼时如果有什么不懂,可以去找我。 我现在还没确定具体在那里落脚,确定后给你打电话。” “好的。”方永安答应后想起一些事,直勾着眼神问:“有些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告诉我,你掉包走的,真正的方永安在哪里?他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还有,我的母亲是怎么样一个人?” 方永安一直没有问这些问题是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开口,就表示他真的认下了褚谦这个父亲。 虽然他之前在行为上承认了褚谦,但隔着一层窗户纸和直面相对还是有区别。 所以,虽然他很早就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却一直忍耐着。 褚谦抱歉地笑笑,“那个孩子你也认识的,他就是白秋廷。 他的母亲是韩秋霜,他的父亲是方嵘越。 我们曾经也以为他如同韩秋霜所说是方文成的孩子,后来方嵘越跳出来和你相认时,我们以为他是方嵘越生。 后来方平安回来认亲,我们受到启发给他和方文成、方嵘越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他是方嵘越的儿子。”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方文成和韩秋玲的确是被韩秋霜和方嵘越合伙骗了。” “是的。” “嗯,那我的亲生母亲呢?她又是谁?” “我……只知道你母亲叫苏文芳,这是她自己说的。 二十多年前,我在白鹿山修炼时,无意救下采药摔伤的她,并将她带到了我住的地方养伤。我这个人早就清心寡欲,虽然你母亲年轻貌美,我从来对她没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伤好临走时给我下了迷情药,一夜荒唐有了你。 不过,我是在你出生后才知道她竟然为我生了你。 我本来想将你交给你白启恒抚养,探出你有火灵根,正好方文成家传来次子出生的消息,我便将你和白秋廷调换了,你去了方家,白秋廷找我之前的安排交给了白启恒。” “……你是说,白启恒其实是你的后代?” “是的,他是我的玄孙。” 方永安的嘴角使劲抽了抽:自己本来是褚谦的儿子,却被当成第五代孙来孙抚养,真是世事没有最可悲,只有更可悲啊。 “你知道我母亲现在的情况吗?” “不知道。那一夜后我还没有醒她就离开了,孩子也是她托人送来的。我也没有托人找过她,我觉得没有意义。” 方永安,“……” 他是该说褚谦无情呢还是无情呢还是无情呢? 褚谦能做到不打听苏文芳的底细,方永安却做不到,他问道:“她可曾留下什么信物?” “她在你身上留了一块玉佩,我放在白鹿山了。这样吧,我离开后先回趟白鹿山,将玉佩寄给你?”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