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齐国柱要离婚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百三十章 齐国柱要离婚

出了这样的大丑事,赵佩芬不肯让丢了清白的石美兰进门,石文生只好以给她治疗为由,将昏迷不醒的她接回了石家。www.x 石美兰听说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再次晕了过去。 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丑事,赵佩芬没晕,却是整个都蔫了,与被公|安找回来的齐国柱躲在家里唉声叹气。 只有齐顺义该吃吃,该喝喝,该干活干活,千年不变一张木头脸。 第二天上午,公|安派了两名女公|安、两名男公|安来石家找石美兰问话。 这个时候,石美兰能说什么呢? 说杜洪彬和吴木生都是她算计顾小鱼的同谋? 说她是因为算计顾小鱼不成,出了岔子,反害了自己? 说她心里恨不得,将对她突起歹心,将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吴木生千刀万剐,却又庆幸他没被她砸死。 他被砸死的话,她也得坐牢。 也庆幸他不算太蠢,知道说真话的后果。 他和杜洪彬一样,没有将他们合谋算计顾小鱼的事说出来,只说是见石美兰独自在场屋,见色起意…… 石美兰担心多说,会与杜洪彬和吴木生的供词矛盾,引来公|安的怀疑,以她受害之时一直昏迷,万事不知敷衍了过去。 她不知道,她这样的说法让大家误会她被吴木生也染指了。 …… 在齐家以及整个云山村都因为石美兰的事死气沉沉的大环境下,顾小鱼觉得,让顾小环照之前说的来家住,跟着她学缝纫不太好。 索性给娘家添置了一台崭新的缝纫机,她自己每天白天像上下班一样去桃林村报到。 在齐明非和齐秀瑶的劝说下,她早上没再给他们做饭,只是晚上给他们带一餐。 每天晚上,安定下来的她,一边在空间制药,一边听小怜转述石美兰、赵佩芬等人的水深火热…… 过的那是一个悠哉。 几天后,石美兰在赵佩芬的一再勒令下,与齐国柱去镇上办了离婚手续。 对于赵佩芬这个有些过分的行为,大家表面理解,实际上很鄙视。 不仅仅是因为石美兰在这件事情中是个无辜受害者,还因为,齐国柱太不像样。 他这种远近闻名的乱赌徒,再找媳妇,能找个比石美兰强的? 石美兰虽然心黑了些,模样能力一样不差,这样的媳妇就这样丢了,赵佩芬迟早会后悔。 大家不知道的是,离婚这个事,表面上是赵佩芬要的,其实是齐国柱坚持的。 齐国柱心中隐秘的想法是,若石美兰只是被杜洪彬一个给睡了,他还能接受她,毕竟杜洪彬无论哪方面都比他强。 但她被吴木生那个滥人染指,他就接受无能了。 被阴沟老鼠一样的吴木生睡过的石美兰如今在他眼里也像一只阴沟老鼠,想到以后要和那样的人同床共枕,他简直要崩溃。 赵佩芬每每对他说,舍了石美兰以后难得说到好媳妇时,他都会大喊大叫,一副濒临疯狂的样子,赵佩芬只得答应他。 为了他的名声,还自己担下了恶名。 在办理离婚证的那一天晚上,从齐家取了自身衣物和床底金首饰回到娘家的石美兰,发现她得了一种奇怪的痒病。 每天午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她全身会起一种瘙痒难忍,让她苦不堪言的红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