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男女授受不亲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百六十七章 男女授受不亲

在座六个人,只有韩伦和江雨最后在心中给顾小鱼冠上了“爱财如命”的财迷帽子。 韩伦是羡慕。 他想,以前觉得路平安什么都好,就是穷点,现在娶了个财神媳妇,唯一的缺点也没有了,这让其他人怎么活啊? 江雨是幸灾乐祸。 她想,难怪顾小鱼会早死,看来是心太黑,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她此时很想在路平安面前讽刺顾小鱼两句,想到他前世说过‘最讨厌惹是生非的女人’,乖乖保持沉默。 也罢,反正她活不了几天,就让她由着性子蹦吧。 反正她赚的这些钱,以后都是路平安的,也将是自己的。 江唯急切想要缓解病痛,因此吃过饭后,一行人即刻回了招待所顾小鱼和路平安的房间。 在顾小鱼的要求下,江雨被拒之门外。 韩伦成了门前护卫。 房间里最后只剩顾小鱼夫妻俩和江正恒爷孙俩。 大家坐下后,顾小鱼拿出一副银针,刺破江唯的食指指头挤出一滴血滴在一片在招待所门前采来的树叶上。 另外三人不知她这是何意,却见她用另取银针刺破她自己的指头挤了一滴血在另外一片树叶上。 “这是……”江正恒终于忍不住了。 顾小鱼指了指树叶:“你们仔细看这两片叶子,看到它们之间的不同没有?” 路平安:“江唯那片渐渐变黄了,你的更加葱翠。” “嗯。江唯你再挤一滴血,滴在我这片叶子上。” “好。” 江唯用力在伤口处挤出一滴血,滴在沾有顾小鱼血迹的树叶上。 两滴血混在一起没多久,原本葱绿的叶子也开始泛黄。 “江老,您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是说,小唯体内有毒?”江正恒一听就懂了。 “嗯,我不知道这毒是怎么来的,是不小心还是有人故意,所以决定私下告诉您。 我刚才在食堂说的那些是说着玩的。 缓解疼痛的针灸之法我准备白送给你们,不要钱。 不过,我有一张解毒的方子可以解小唯身上的毒,还有一张据说可以治疗血液病的古方,我还可以现在就用针灸帮他肃清体内毒素。这些一起要价两万。” “……” 还是要钱啊? 江正恒心中惊涛瀚浪,却依然能抓住事情的关键:“据说可以治疗……是什么意思?” “我师父说,这张古方所列药材非常罕见,要制出成药宛如登天之难,也因此药效难考。” “我明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两万块钱我现在就给你。” 江正恒说着从带来的旅行包里拿出两叠钱。 顾小鱼接过钱随手递给路平安,开始写药方。 然后教大家针灸之术。 是的,大家都在学,路平安也不例外。 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只有好处。 给江唯针灸之前,顾小鱼给他喝了很多冷泉水。 因此针灸完之后,不仅他那只被她扎破的食指指尖流出了很多黑色的毒血,全身上下的毛孔还排除很多臭不可闻的黑泥。 一向洁癖的江唯觉得这个过程就像一场噩梦。 可噩梦过后,那种全身舒爽的感觉让他的鼻子不由自主地酸了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