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知死活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知死活

为免江雨被郑全新荼毒,江唯和路平安放慢脚步,和他们走在了一起,江唯甚至假惺惺地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江唯听江雨将家里的药方一份份说给郑全新,将郑全新看成了必死之人。 虽然江雨知道的不是不许外传的秘方,郑全新的做法已经挑衅了江唯的底线。 …… 八点半左右,他们在一座宿舍楼前见到了高头大马、风风火火的闵秋山。 见是这么一个人,路平安和埋伏在附近等着抓奸细的精英们全都有些愕然:闵秋山这性格不像奸细啊? 如果是,那他肯定不是一般的演技好。 大家带着万千疑惑关注闵秋山,直到一个眼神飘忽,名叫张海的普通士兵寻到闵秋山身边给大家献殷勤,主动给他们搬凳子、倒茶,大家即刻明白了。 郑全新他们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 找到嫌疑人,大家都静下心来,安心看郑全新和张海表演张海给郑全新倒茶的时候,假装因为开小差弄湿了双方的衣服,在一阵手忙脚乱中完成了药方的交接。 任务顺利完成,郑全新心情大好,找借口撤离:“我里面的衣服已经湿了,我得回去换衣服。” “我去弄辆车来。”路平安说着去几十米外的停车处开车。 他这是按计划拖延时间,为的是让战友先制住张海,找出确凿罪证万一郑全新给张海的东西不是毒气解药呢?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他快走到停车处时,里面出来一辆车突然在他身边停下。 车窗打开,刘丽青那张讨厌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她又惊又喜的样子:“路平安,真的是你?你回军区了?” 路平安懊恼地皱了皱眉,随便嗯了一声,正要离开,却见宿舍楼边,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友已经将郑全新围住了。 郑全新猛地被一大帮人用枪指住,先是一愣,即刻反应过来。 有蛊术傍身,他并不惊慌,他先撒出去一包药粉,然后呼唤被战士扒拉到外围的江雨:“江雨过来。” 中了情蛊的江雨拔开战士,喜滋滋扑进他怀里。他却粗鲁地将她拨了个面,拿匕首抵在了她的喉间。 江雨被胁迫,不但不惊慌,还笑嘻嘻的一脸痴迷。 没想到江雨会这样做的战士们:“……” 这是怎么回事?江雨身上的盅没解? 还是别有计划? 郑全新见江雨乖巧听话,底气更足了,他大声喝道:“放我走,否则我杀了她。还有,我已经给你们下了毒疮蛊,杀了我,没人给你们解蛊,你们将满身毒疮而死,现在你们放了我,我安全后给你们解药,否则,我和你们同归于尽。” 他说着,手上的匕首朝江雨的肌肤更贴近了一些。 路平安见状赶紧过去。 刘丽青不知死活,跟在了他后面。 郑全新看见路平安徒步过来连忙吩咐:“路平安,快去开辆车过来,我们一起走。” 路平安温顺地答应过,转身去开车。 刘丽青见她心爱的男人被胁迫,不明就以的对着郑全新破口大骂:“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东西,竟敢威胁我家平安,小心我爸一枪毙了你。” 郑全新眸光一闪:“你爸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