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没有办法使坏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二十一章 没有办法使坏

心情最不爽的是石美兰。www.x 她父亲石文生下了死亡判定的人被顾小鱼救了,等于将石文生的脸打了个噼里啪啦、稀里哗啦,连累她也脸上无光,她怎么不恨顾小鱼? 自顾小鱼大喊着要给那孩子解毒开始,她就在低声咒骂她。 若非因为改口费,不敢直面顾小鱼,她早冲过去赶人了。 “让她骂吧?以后有她骂的。”顾小鱼表示,她不介意被石美兰骂,石美兰骂人表明心里不痛快不是吗? 石美兰心里不痛快,她就痛快了。 中毒孩子一家三口心怀感激地走后,乡亲们站在顾小鱼家门口不肯离开,有一些还跟着三婶一起进了门,顾小鱼赶紧拿了板凳过来请大家坐,又从空间拿了红糖出来,给大家冲糖水喝,将新娘子招待乡亲的礼节演绎的很完美。 大家看她行事大方,嘴里夸她舍得,心里却在想,看来路平安这个新媳妇手头很富裕啊。也不知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路平安给的,还是娘家给的,更或者是她以前攒的? 不管是哪来的,都让人好生羡慕啊。 当然,也有人猜她或许是个不知生活疾苦的败家女,暗暗等着看他们家的笑话。 大家笑语晏晏地说了一会话,直到齐秀瑶再次帮顾小鱼烧好洗澡水,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顾小鱼看着这一切啼笑皆非:前世怎么没见自家小姑子这么贴心?前世怎么不见乡亲对她这么亲切? 果然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吗? 也可以说人情冷暖,世人本性势利吗? 呵呵,是怎样都好。她只管过自己的日子,爱护自己在乎的人。 还有报仇。 说到报仇,她好生郁闷。空间里什么毒药都没有,想给石美兰和赵佩芬使点坏都不行,只能等以后了。 大家走后,顾小鱼趁着夜色在后院将空间里的可用水桶全都注满井水,又去厨房多烧了一锅热水度进空间,这才拎了一桶温水回房。 她先在竹楼里洗了个虽然麻烦,却也舒服的淋浴,换上干净舒服又漂亮的睡衣,找出竹楼里的金针和银针,用竹楼里一男一女两具皮肤表面有着经络穴道标志的人偶练习针法。 当初,毒医传承是一股脑拓入她的神识的,她现在是空有知识,缺乏实际操作能力。 说起实际操作能力,她不禁有些心疼重生前被荒废的三十多年时光。 那时候,虽然不能出空间,想要练习制药、针灸还是可以的。 可惜那个时候她未曾想得她会重生。 那个时候,她最大的愿望是灵魂脱离空间禁制去投胎。 投胎后必将失去毒医传承的记忆,那她将医术练习熟练有个鬼用?何苦自己找罪? 还不如看重生小说,玩乐逍遥…… 好吧,前事已矣,毒医传承里没有后悔药的制作方法,她还是不后悔了,她往前看。 她从现在开始刻苦练习好了。 何况,无需操心理论知识的她需要练习的不过是制药和针灸,费不了多大的劲。 顾小鱼练习针灸之法累了,拿着紫色玉佩呆呆思念了一会儿路平安,这才带着羞涩而甜蜜的笑沉入黑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