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她不记得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她不记得

有脑筋敏锐的村民想到前因后果:“我想起来了,明非、秀瑶分归在平安名下后,平安原是要将他们交给齐老三家照顾的。m.x 赵佩芬眼热三十元生活费,吵着架将俩娃弄去跟他们过。 弄回去后,除了肯让他们上学,其他方面就像对待奴仆一样。 平安知道俩娃在赵佩芬手里受罪,十四岁时将他们接出来另起炉灶。 我以前以为平安那个养老费是自愿给的,想不到竟然是被赵佩芬逼迫的。 唉!平安这么多年真是不易啊。” “只怪赵佩芬不是人。” …… 真相薅出来之后,很多村民对着赵佩芬破口大骂。 赵佩芬见势不妙,灰溜溜地走了。 大家见她走了,矛头转向齐顺义,说他放纵赵佩芬做恶也是该死;枉为男人。 一时群情汹涌。 吴国华幸灾乐祸听着,直到大家平静了一点,才对在众人抨击下自始至终死人脸的齐顺义说道:“你可愿意立字为凭?” “我愿意。” “……” 顾小鱼见他答应,回卧室拿出纸笔,和之前赵佩芬借去买田的五百元欠条。 她先将欠条展示给齐顺义看:“这个也一起写进去好吗?” 齐顺义点头:“该的。” 众人:“……” 齐家大屋对路平安几个做的混账事可真多啊。 好在顾小鱼不是包子。 村民议论之前那张欠条的功夫,吴国华帮他们写好一式两份的抵账证明,双方签名按手印后,解散了人群。 最后,顾小鱼家门前空无一人,堂屋里只多了一个齐国柱。 上学已经迟到的齐秀瑶、齐明非、小齐国栋决定上午半天旷课,在顾小鱼的命令下各自回房补眠为了戏更逼真,除了齐雪,顾小鱼半夜将他们也闹醒了。 他们仨下半夜都没有睡,之前看扯皮时还好,人群一散呵欠连天。 顾小鱼见他们乖乖去睡觉了,自己去厨房做饭,去厨房之前,她示意齐国柱去进去看刘春红:“大哥你去看看嫂子吧,多说点好听的。” 刘春红本来没事,经过顾小鱼山参和针灸调理,全身清爽舒适。却因为顾小鱼交代她今天最好卧床休息,此时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想事情。 她一点不记得昨天生死攸关的事情。 因为大家都那么说,她不得不相信,她昨晚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事实。 她此时想,她怕死吗?好像是不怕的,活的那么受罪,真不如一死百了。 但,顾小鱼救助她的情意,弟弟妹妹对她的紧张,让她不敢有负面情绪。 不能有负面情绪,就得积极为以后的生活打算,规划未来。 因此齐国柱进来后,她没有矫情地对他发脾气,而是一本正经地问:“齐国柱,你真的觉得我是扫帚星吗?如果是,我们就离婚,如果你不愿离婚,就将赌牌和打人的坏毛病改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齐国柱连忙表忠心:“我不离婚。春红,我稀罕你,我保证以后不再打你,再说我也打不赢你不是吗?至于赌牌,你帮我戒好吗?如果我再赌,你就像昨天那样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