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惹事的话题(二)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二百四十章 惹事的话题(二)

“我们听过的……”好事健谈的人立刻思索起来。m.x 顾小鱼和路平安也在思索,看是否想得起奇谈怪病做谈资。 “我有一件……”一位老农刚开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农妇大声打断他的话:“我先说,我先说,我要说的是我自己家的事……” 道听途说的事哪有真人真事有趣?老农忙谦让:“你先说,你先说。” 可以说了,妇人却迟疑了。 适才的老农不耐,催促她:“快说啊,今天可是个机会。” “……是这样的,我的小女儿十三岁,她从一岁开始,每次看到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对我咬牙切齿,好像很恨我的样子。她自己对人说,她心里不恨我,她其实很想和我亲近,可每次见到我总是不受控制的仇恨我。姑娘,你说我这娃是不是也缺那什么微量元素啊?” 妇人说完,顾小鱼还没有吱声,车厢里的议论声已经此起彼伏。 “这应该算是一种精神病吧?” “这妇人肯定说谎了,她一定虐待过那个娃娃。” “娃娃不敢说实话,怕再次挨打。” …… 妇人见都是质疑她的声音,又急又伤心,眼泪汪汪:“我没说谎,我娃也不是精神病,她就这一样反常,只要不看到我,比谁都正常。” 顾小鱼对她点点头:“我相信你。你娃娃也没有精神病,她之所以这样……我问你,你娃儿一岁前,有饿惨了的经历吗?” 顾小鱼一开口,车内便安静下了,大家眼巴巴听她和妇人互动。 妇人思索片刻:“……是有过一回,大概是她十个多月的时候,那天我娘病了,我将孩子们交给婆婆照看,自己回娘家待了一天。 晚上回来听四岁的大女儿说,婆婆没有照看她们,她们姐俩饿了一天。 小女儿哭的喉咙都哑了,我给她喂奶的时候,嘴皮都是干的,整整一天,别说吃东西,怕是水都没喝。 我每次想到这事都觉得婆婆心狠,觉得娃儿可怜,可是这事,能与娃的病有关?” “不绝对,但可能性很大。要真是这种原因,不难治,我现在就可以将治疗方法教给您。” “不难治?怎么治?教我的话,我需要给你钱吗?” “很简单的方法,不需要给钱。不过,治疗办法我暂时只能告诉你一个人,等她好了,你才可以随意告诉别人。” 顾小鱼话音刚落,车厢里响起一个年轻女子不屑的声音:“嗬……拙劣的骗子。” 大家闻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鹅黄色棉袄的年轻女子,她身边的年轻军人同伴,此时正在用眼神责备她。 顾小鱼和路平安交换了一个眼神,神色自若地从背包里拿出笔,又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些字,折起来递给妇人:“回去找个可信、嘴严的人读给您听。之所以要保密,是因为这个治病方法不宜让您女儿事先知道。 她事先知道的话治疗效果会打折扣。 您别疑惑,回去看过纸条立刻能明白。” “……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姑娘,我信你。”妇人说完,扭头对黄衣女子说道:“她又没有收我的钱,怎么会是个骗子?你不要冤枉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