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绝望的泪水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三百零六章 绝望的泪水

小怜表示想不明白:她今天没有开小差啊? 顾小鱼摸了摸小怜的头:“不怪你,你要警戒的范围太大,不像我,眼里只有你姐夫。” “……” 小怜:我急切的想要谈恋爱,不然迟早给姐姐和姐夫浓的像蜜的爱情给虐死。 小怜被顾小鱼的话整的心寒又心塞。 不过知道祛蛊丹可以抵御蛊毒,她放心了:“还好还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午夜十二点我也能放心入睡了。” 江雨上到小竹楼的二楼,关好门,拿出背包里的干粮吃了几口,上床睡觉。 今天走的山路太多,脚酸腿软的她很快就睡着了。 睡得正甜,突然被人捂着嘴摇醒。 见她醒来,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欺身压在她身上,一只手继续捂住她的嘴,一只手伸进她里衣 江雨拼命挣扎,奈何那个人力气太大,别说挣脱,换个姿势都难。 想到最不愿面对的那个可能性,她不由得留下了悔恨而绝望的泪水。 那人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流泪之际,他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别怕,小美人,我不会将你怎么样的。我是来和你谈合作的。 小美人,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来学做情蛊的吧? 我告诉你,妙婆婆能告诉你的方法,需要十年才有成效。 你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肯定等不及。不如跟我学吧,只要你给的起我要的好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立竿见影的方法。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嗯,你先考虑考虑,考虑好,去村口第一家找我,我叫山鹰。” 男人说完,放开她利落地翻窗走了。只留他沙哑阴沉的声音,在她脑海久久回荡。 江雨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等她醒来,天已大亮,看看腕表,已经八点多。 起床走到楼下,发现楼下求医的病人已经不在了。 猜他们是去见妙婆婆了,她赶紧跑去木楼,发现木楼的堂屋里已经规规矩矩排了一个十多人的队伍。 昨天和她说过话的白脸青年看到她,认真打量她一番,示意她排队:“求诊的话,排队吧,记着要准备二百元诊金。” 陈俊和江雨说这么多话,不是对她有好感,或者因为她是中医世家的人想要示好,他是不服气他昨天怎么没看出江雨是个女的? 明明破绽很多,有耳洞的耳垂、细腻的肌肤、畏畏缩缩的步履,一看就是个女的。 他昨天一定是没有细看…… 陈俊此时还不知道,他从今天开始,得了一种,看到陌生男人会先怀疑性别的疑心病,连长胡子的人都不放过。 江雨学过可以变声的口技,学艺不精,不敢多说话,对陈俊友好地点了点头,满屋子看了看,没有看到路平安,歇了找机会和他说话的心思,自去排队。 路平安此时在妙婆婆的看诊室里。 他应妙婆婆的要求,站在她身后近身保护。 妙婆婆看病的方法特别简单,病人进来交过两百诊金后,她开始打量病人的脸。 那么少少的几眼之后,她起身用身边桌上瓶瓶罐罐里的粉末和水剂调配药水。 看着病人喝下药水后,有的人,她会说已经药到病除,请尽快离去;有的人,她会要求暂住小竹楼,直至服完三天的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