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缘

顾小鱼买了排骨回来的路上,经过街道旁的小胡同时,里面突然窜出一条体型硕大的成年狼狗,朝她直冲过来。 她当时就吓傻了。 除了瑟瑟发抖,连逃跑都忘了。 当狼狗张着大嘴,呲着锋利的牙齿向她冲过来时,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她这下不被这只狼狗咬死,也得咬残、咬伤…… 不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别怕,退后一点。” 然后便是狼狗凄厉的嘶吼声。 发现有人在救自己,她赶紧睁开眼睛。 遂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根长棍正在和狼狗周旋。 他的身姿异常敏捷,手上的木棍时不时落在狼狗身上,而那只原本凶神恶煞的大狼狗在他面前竟然讨不到一点好。 不一会,狼狗落荒而逃。 等狼狗逃的没影,军装青年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没事了,你快走吧。” 那样清俊帅气的面容,那样明媚温暖的笑容,让十六岁的她心跳加速,脑海中蓦然出现“一见钟情”这四个字。 十六岁的她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人,但相貌出众、性情温柔的她并不缺少追求者,情书收了一大摞,当面对她表白过的也有好几个。 这些人中不乏才貌双全的,可顾小鱼的心从未因任何人起过波澜。 只有今天,在面对这张陌生的笑脸时,她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她心底慢慢展开。 人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明艳的小脸羞得通红,她愣愣的看着他,直到他转身走了十多米,才回过神,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她以为她声音那么轻,他不一定能听到,谁知他竟回头对她挥了挥手:“不要客气,快回去吧。” 回眸一笑间,比刚才还要魅惑人的容颜,让那时还叫叶欣的顾小鱼心里酥酥麻麻,软成一团。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不没有想太多,她以为她只是被他的外表惊艳。 他俊逸的身影消失后,她拾起落在地上的菜篮准备回家,发现菜篮边有一枚系在断裂红绳上的淡紫色玉牌。 她下意识觉得这枚玉牌是他的,慌忙去追,却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因为这枚玉牌,她一直期待和这位将她从狼狗嘴里救下的兵哥哥的再次相逢,可惜接下来半年,她不仅没有遇到他,还将玉牌给弄丢了。 三年后她在吴曼华的一件旧衣服的衣兜里找回了玉牌,却到底因此丢失了接近他的勇气和契机。 第二次见他是半年后在姨表哥乔景元家里。 那天乔景元给她打电话,说他的几个战友在他家做客,他妈妈去外婆家没回,求厨艺高超的她帮忙做个饭。 表哥一直对她很好,这样的小要求她不会拒绝。 去了才发现她一直期待再见的他赫然在场,虽然他一点不记得她,她还是很高兴,那天的菜肴因为他做得特别美味。 玉牌弄丢了,她不好意思找他说这件事,却总忍不住关注他。 然后发现,他除了长得帅气,其他方面也很优秀,学识谈吐、战友间的评价赞誉,让她越来越欣赏越来越喜欢他这个表哥嘴里的平哥。 可惜她一直是羞涩矜持的人,做完饭,虽然心里一万个舍不得离开,还是丢下他们一屋子大男人回家了,也不敢问,他的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