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坠亡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四百三十一章 坠亡

方文成不怀疑路平安的话,诚如他所说,他没有理由认假亲,很容易戳穿的。x “好。”路平安轻轻颔首。心道,他以为父亲威严近乎古板,没想到这么有趣。 他喜欢。 悄悄去海城地只有方文成、路平安和顾小鱼,却带了韩秋玲的头发和方永安的血。 之所以悄悄是因为觉得这件事暂时对韩秋玲保密的好。 韩秋玲的头发是方文成以给她寻白发为由……偷的。 小怜告诉顾小鱼,方文成和韩秋玲私下相处时是细心暖男哦。 方永安的血是顾小鱼以给他查看伤口为由偷沾在纱布上弄到的。 准备好东西,三个人在方文成的警卫员的护送下悄悄去了一趟海城。 看到鉴定结果,方文成大笑着拥抱住路平安:“寒儿,老子刚才说的是真的,有了你,老子其他的都不在乎。来,叫一声爸爸听听。” 他话音刚落,便听路平安很自然地叫了他一声爸爸,让铮铮铁汉方文成瞬间泪目。 方文成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他本以为惨死的儿子不仅还活着,还这么优秀。有他,不管一直不成器的方永安是个什么鬼?不管韩秋霜算计他们一家算计的多厉害,他都扛得住。 和儿子说了体己话,方文成这才查看与方永安相关的鉴定结果。 路平安与他们夫妻俩的鉴定结果都是肯定的,方永安的正好相反,全部是否定的。 但他们不敢就此否定方永安和方文成的亲子关系。因为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再声明,签定结果为定的一定有亲子关系,没有的,也可能有。 “先回去问你妈和韩秋霜吧,看她们怎么说。” 方文成沉思良久,做了决定。 想到方永安可能是他和韩秋霜的儿子,他憋屈的慌,他想破脑袋都想不起他与韩秋霜何曾有过亲密接触。 真的是酒后乱性吗? 他年轻时是曾喝醉过几次,但他酒品甚好,对韩秋玲也温柔,就算酒后将韩秋霜当成了韩秋玲,只要韩秋霜稍微拒绝,他绝对做不出禽兽之事。所以,联系寒儿被她送走的事,这是个大阴谋? 目的就是想让方永安继承方家、继承家主之位? 方文成迫不及待想要找韩秋玲和韩秋霜对质,晚上九点回到家中,却听到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消息:韩秋霜傍晚时分从她住宅的三楼坠下身亡。 韩秋霜和她母亲住在一起,在帝都除了韩秋玲别无亲人,韩秋玲闻讯已经赶过去了。 方文成想了想,吩咐路平安和顾小鱼先回江家休息,自己去韩秋霜家里看情况。 顾小鱼和路平安回到江家已经快十点,江家人知道他们和方文成一起在办事,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没有很担心,却都在等着他们,看到他们回来喜不自胜。 说了几句话,各自休息。 良好的亲情氛围让顾小鱼和路平安觉得他们如今就像亲情上的暴发户。 第二天早上方文成打电话让路平安和顾小鱼去方家,说是有很重要的事和他们说。 江家的人还不知道路平安是方文成的儿子,以为是公事,没有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