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卸磨杀驴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五十四章 卸磨杀驴

顾小鱼笑吟吟迎过来:“什么事?” “我爸想问你,你愿意帮村里其他人治寒潭病吗?他们都挺可怜的,我们想你帮他们,又怕给你添麻烦,所以先来……问问。x”赵年生声音越说越小。 顾小鱼嫣然一笑:“可以啊,你让他们来吧。不过有一点,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好,这个你得先和大家说清楚。” “这个我知道,我爸对我说了,大家虽然得的都是寒潭病,因为年龄和身体不同,治疗方法不能一样。” “呵呵,你还一套一套的。行,那你去回话吧。” “好。不过小鱼姐,他们应该会立刻来找你。” 绝症中的人找到希望还能坐的住?肯定是马上来了。 “可以,现在还早,他们想来就来吧。” 怎么能不让大家来呢?毒医传承虽然以毒为中心,概要第一句却是:医者,自当救死扶伤。 所以,虽然没打算做个圣母,能救的她一定救。 石美兰拉肚子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好些。 腿软、头晕、脸发白的她死狗一样缩在床上,缓过气来往衣兜里一摸,得,没吃完的玉米肉饼竟然不见了。 看来是拉肚子时候弄丢了。 真是偷鸡不成发蚀一把米啊。 不过那饼子的滋味可真是好啊。难怪齐国柱和齐雪一致说顾小鱼做的东西好吃。 所以,她们明天一定要将与她协作的事谈成,这样,不仅接下来几天可以吃她的白食,以后也可以经常去蹭饭。 她顾小鱼不可能卸磨杀驴,田活一结束就翻脸不认人,不让蹭饭吧? 她此时已然忘了,赵佩芬的计划里并没有真帮顾小鱼收大豆的打算,想要卸磨杀驴的是她们。 她在床上躺了一气,肚子里又一顿翻绞,心里不由纳闷:父亲给的止泻药怎么不灵了?照道理服药二十分钟后应该好了的啊?怎么还拉?还有,赵佩芬怎么拉了一次就不见了?她去顾小鱼那里弄药去啦? 她一边想,一边起身往后院跑,才出房门,便听到大门外喧闹的说话声。 觉得奇怪,肚子里一阵阵轰鸣却不允许她出去探究,她只能马不停蹄往厕所跑。 在厕所蹲了约十分钟,肚子好容易安生,她有气无力往屋里走,走到堂屋时,再次听到屋外喧嚣的人声,她赶紧拿了个小凳走出去看。 却见旁边顾小鱼家的小屋一派灯火通明,屋里屋外站着很多兴奋异常的乡亲,比他们十一结婚那天来的人还要多。 “香芹嫂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她赶紧喊住离她最近一个叫香芹的嫂子。 “怎么你不知道吗?”黑黑瘦瘦的香芹一脸兴奋转过头大声回应。 “我病了,一直在家躺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样啊,我跟你说,你这弟媳可真是了不得,竟然能治寒潭病,村里得了寒潭病的人现在正找她瞧病呢,村干部也都来了,你们家要发大财了。” 香芹对她说完,挤进了更深的人群。 顾小鱼竟然会治寒潭病? 石美兰心里一个咯噔,然后全身透骨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