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脚踏两只船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五百九十五章 脚踏两只船

上个星期天放假,情难自禁的冯梅梅和冯小北相约去附近的小镇见面。x 两人的初衷只限于说说话,最后不知怎么滚上了床。 让冯小北郁闷的是,冯梅梅竟然没有落红。 当时情浓,他傻乎乎的包容了这件事,以为她是少见的天生没有落红的女子。 冯梅梅当时眼泪汪汪、信誓旦旦,声称她给他的是清白之躯。 那一天他相信自己也相信她,过的非常幸福甜蜜。 事后冷静下来,越想越不对劲,联想大家所说的冯梅梅疯狂追求方平安的流言,他对冯梅梅的清自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让他郁闷的是,当他想找机冯梅梅问个明白时,她出事了。 甚至差一点死掉。 听说她可能性命不保,他的难过锥心刺骨,想着,就算她有过其他男人,他也原谅包容。 但他显然高估了他的包容度,昨天听了王英指责方平安的话,他差点气晕了。 他决定就算冯梅梅真的要死了,他也要将事情问明白。 今晚拉灯前的短暂自由活动时间,他带冯梅梅来到僻静处,疾言厉色低喝:“你说,冯梅梅,你是不是有过别的男人?你说那个人是不是方平安?你是不是发贱将自己献给他了?否则王英昨天早上怎么会那样指责他?” 冯小北想象着他心中如珠似宝的娇美小人在其他男人身下承欢的样子,肺都要气炸了。 “没有。”冯梅梅一口否认:“我和方平安没有什么,我也没有追求他。 我经常送东西给她,是因为他之前救过我,我这样做只是表达对他的谢意。” 冯梅梅所谓和方平安没什么当然是真的,但她却是有其他男人的。想起那个男人帅气邪魅的俊颜,想起他们无数个抵死缠绵的夜,她心里一阵酥麻。 冯小北怎么会信:“那为什么你前天晚上要见他?还说是什么最后一面?” “那都是我那几个蠢舍友的自作主张。 真的,我当时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她们会做那么荒唐的事,等我第二天早上醒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差点郁闷死了。 真的,你相信我,北哥,情义两心知,我对你的情意,你应该感觉的到啊。” 冯梅梅说着,用娇美的小嘴堵住了冯小北想要说的话。 这个吻对冯梅梅来说,并不牵强。 她喜欢方永安没错,但她也喜欢冯小北。他们俩都长得很帅,一个邪魅霸道,一个热情温暖,每一个都能点燃她的身心。 虽然她知道,他俩谁都不会娶她,所以,她还是努力赚钱吧,等她完成方永安交给她的任务,拿到钱,她就出国开始新的生活。 虽然还是不相信冯梅梅的话,但被她吻的七荤八素的冯小北此时哪有心情接着质问她? 两人吻的昏天暗地,直到上床号角吹响,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江小鱼将小怜说的这些告诉方平安,问方平安准备怎么办。 “明天下午放半天假吧,让他们再聚一次,然后拍照做证据。” 江小鱼:“拍照的事就派给小怜和闪电吧,外面太冷,我不想出去。” “……” 闪电:主母给我和小怜单独相处的机会诶,主母万岁。 小怜:我也怕冷怎么办?但不想拒绝姐姐诶。 方平安:媳妇儿突然说怕冷,是怀孕了吗?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