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你导演的戏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六百零一章 你导演的戏

小怜想哭,却只能点头:“好的,我以后不会欺负他了。” 但我会冷落他。 小怜决定以后多多修炼,以期减少和闪电相处的时间。让闪电觉得无趣,主动离开她。 她觉得这个主意甚好,慢慢将烦恼抛在脑海,八卦起冯梅梅和冯小北的事,她忽闪着眼睛江小鱼,“姐姐你说他们会狗咬狗吗?” 江小鱼回,“不好说,如果冯梅梅第一次和冯小北在一起时有落红,或者承认拿了匕首,冯小北或许会容忍她。现在嘛,冯梅梅清白可疑,又不可能承认拿了匕首,冯小北一定会胡思乱想,做什么都有可能,你导演的戏你密切注意啊。” 傻宝宝小怜:“好的。” 不一会,小怜便看到冯小北急冲冲来找冯梅梅,并且将她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营地的战士们看到他们交谈没有多想,他们是堂兄妹,在一起说话很正常。 冯小北劈头盖脸第一句就是:“冯梅梅,你为什么要将匕首偷偷拿走? 你是不是知道这只匕首很值钱? 我记得你爷爷很会鉴赏古董,你跟着他长大的,肯定也懂,所以你知道这是个古董对不对?” 冯梅梅一头雾水:“你说什么胡话?我怎么会拿你的匕首呢?我没有拿。” “你别哄我,我仔细想过,我的书包没有破,除了你能在我们出门之前拿走它之外,其他人没有不可能。” 冯小北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柔和:“梅梅,如果是别的东西,无论值多少钱我都能给你,唯独这个匕首不行。 你知道我最喜欢收藏兵器,你拿走这个等于剜我的心,将它还给我好不好?” 冯小北想到冯梅梅嘴里对他浓情蜜意,才和他抵死缠绵过就算计他的东西,他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将他当成了什么? 正如江小鱼所说,如果冯梅梅和冯小北第一次欢好时有落红,他也许看在她对他一片真心的份上能容忍她的贪财,现在嘛,他觉得冯梅梅是在玩弄他的感情。 冯梅梅没有拿匕首,为冯小北因一把破匕首对她发怒而伤心,她气恼地说道:“我说没拿就是没拿,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身体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往宿舍走。 冯小北觉得她这样急于离开是心虚,话没有说清楚,匕首没有拿回哪里肯让她走?奈何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拉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冯梅梅走后,冯小北越琢磨越觉得那把匕首是个好东西,也因此愈加地不甘心,愈加的怨恨冯梅梅。 冯梅梅和冯小北各回各的宿舍,小怜暂时无戏可看,准备回房修炼,顺便躲闪电。 谁知闪电眼疾手快抓住她,低声说道:“不许跑,否则我就抱住你,这样的话主人和主母一定会问我抱你的原因,你说到时候我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小怜只好乖乖站住,不想被闪电挟制,她一本正经地说:“我想去修炼。” “我不在的时候你再修炼吧,现在跟我学法术。” “今天可以不学吗?有些事我还没有习惯。”小怜不敢说得太直白,怕江小鱼听见。虽然江小鱼现在正和方平安情话绵绵,没有精力关注空间里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