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煽惑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六百九十三章 煽惑

江小鱼和小怜屏息凝气等了约摸……三分钟,见小怜没有异常,齐齐松了一口气。x 小怜,“过了这么久天道惩罚也没有来,没事了没事了。” 江小鱼,“我想,应该是李松青太坏,他老婆儿媳对他发脾气只能算自保,不能算作恶,所以你才没有事。” “……” 宋珍香清醒后看到李芳洁鼻子底下一摊血,以为她已经不行了。假惺惺出去喊人:“不得了啦,不得了啦,芳洁流鼻血了,你们快来个人看看啊。” 她决定了,这次一定要确证了李芳洁的死亡再离开。 祁兰见婆婆杀了人并不急着离去,反而嚷嚷开,先是诧异,很快就明白了:现在这种情况,她们急着跑才令人怀疑。 江小鱼一直守在不远处,听到宋珍香的喊叫,最先跑进李芳洁的病房。 她拿起李芳洁的手腕切过脉,笑说道:“没事,芳洁流的鼻血是颅内的淤血,这是她恢复中会有的自然现象。嗯,真好,我一直着急这些淤血流出来,现在好了,姑姑,我现在可以确认了,芳洁最迟明天下午就可以醒过来。” 江娴雅闻言喜极而泣,宋珍香和祁兰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这意思是说,她们不但没害到李芳洁,还帮到了她? 不行,她们等一下要更猛烈地晃动她的脑袋。 婆媳俩这样想着,刚要找病房找地方坐下,却听江小鱼交代江娴雅:“姑姑,芳洁一旦清醒,我要即刻给她做针灸,所以从现在起,我要在这里守着她,免得她醒了我来的不及时。” “嗯,从现在开始我也会寸步不离守着她,陪着你。” 江娴雅说着坐在了李芳洁病床前的藤椅上。 “您这样不行,我让人弄两张沙发过来吧,我和您一人一张。” 江小鱼说着吩咐学徒去家里的小会客厅搬沙发。 宋珍香和祁兰见这架势,她们已经找不到谋害李芳洁的机会,只得讪讪地回去给李松青复命。 他们生恐李松青发火,谁知他听后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李松青再不甘心又如何? 命不如人,他只能认命。 李芳洁第二天午后终于苏醒,江小鱼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 她其实希望李芳洁醒来之后是个傻子,偏偏李芳洁的脑子一点事也没有。 除了全身酸软无力,可以说是好了。 李芳洁醒后,心态很平和,这个人所尽见,江正恒和江慕寒都为她高兴,谁知半个小时后,她突然开始哭哭啼啼。 若非小怜看到江娴雅煽惑她有目的地装哭的场景,江小鱼会和其他人一样以为她是死志未消。 李芳洁开哭后停不下来,江正恒、江慕寒、萧可晴连番规劝,没有一点效果,直到午餐后,她突然在江娴雅的劝慰中停止哭泣。 萧可晴和景慕寒来不及为她高兴,江娴雅匆匆出来找江小鱼:“小鱼啊,姑姑求你一件事好吗?” “姑姑请说。”江小鱼知道她要说什么,故意装糊涂。 “小鱼啊,你收芳洁为徒怎么样?” “什么?”江家人全体震惊。 江娴雅太会算计了吧?让李芳洁拜小鱼为师,除了觊觎江小鱼的药方和师父这个原因,他们想不出第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