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吓哭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六百九十九章 吓哭

沈桦目光闪了闪,“没有,她和她的两个孙女在帝都监狱被人劫走了,有关方面一直瞒着这个消息。” “……” 江雨:山鹰连这些都知道,果然不是一般的厉害。 但又如何? 她一定要报复他的,否则她不甘心。 她装作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我们现在就去南城吗?” “当然,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对了,你多说一些方平安的事我听听。” “好。” …… 第二天中午,沈桦开车将江雨送到南城军区门口,对她说道,“你去吧,照我说的,就说我表姐的妈妈,也就是我表姨曾经救过你的命,你是为报恩。我表姨已经去世六年了,死无对证,不会有破绽。” “不主动提及让方平安帮忙的事吗?” “方平安的事我另有安排,你不要提他半个字。” “我明白了。” 其实江雨也不想提,她又不是真想救沈桦的表姐,费那些话干嘛? 她将方平安的名字告诉沈桦,不过是让他们自相残杀罢。 他们俩随便哪一个折了,她都很开心。 除了等待哨兵通传的时候费了点时间,江雨受到了军区客气万分的接待。 但她无意流连,她简单明了说明来意,将她现在南城的住址留下,说在那里等回复便离开了。 军区的办事速度很快,当天晚上就派专人去她下榻的酒店回复她,说是接受她的要求,不过这件事的结果无法预算,请她体谅。 江雨当然体谅了,真心体谅,表面却装作很为陆清担心的样子,满面悲伤将军区的人送走,惹得来人一脸尴尬。 韩秋玲痊愈后的第三天中午,她在家里突然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态度骄横跋扈:“你是方平安的家人吗?” “是,你是谁?”对方语气中满满的恶意让韩秋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对方依然恶声恶气,“你不管我是谁,你先说你是他家的谁?佣人还是母亲?” “我是他妈妈,你到底想做什么请直说,你再不说我挂电话了。” “呵呵,你敢挂电话,后悔的只会是你。 你仔细给我听好,齐明非现在我们手上,你们想要他活命,就让方平安赶紧去营救南城边寨落霞村前不久被y国人抓走的那家人,听明白了吗?” “你……你……”韩秋玲慌张得语无伦次。 对方强势追问:“你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赶紧给你儿子打电话。” 韩秋玲很快找回主心骨,“我,我要先听听明非的声音。” “行。”那头答应的倒还气派。 半分钟后,韩秋玲听到了齐明非的声音:“韩阿姨,我是明非,我……呜呜呜……” 韩秋玲听出是齐明非的声音,正在怀疑真假,那厮竟然哭了。 她只得先安慰他:“明非你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他们……韩阿姨,他们乱杀人,我好害怕……” 韩秋玲正要继续安慰,那边齐明非已经没声了,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既然你明白状况了,快去给你儿子打电话。” 他恶狠狠地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韩秋玲稳住心神,一边让佣人将事情报告给方瑞海,一边给方平安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