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以爱之名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七百九十九章 以爱之名

“是不舒服。”江小鱼拿起旁边的枕头使劲砸了他一下:“我恨你,方平安我恨你。你太霸道了,矫枉过正,一点不顾我的感受,我跟你说,你明天要还是这样,我……我……我就和你离婚,用这种方式寻找自由。” 江小鱼说完才发觉竟然说了“离婚”这个要命的词,美目圆瞪愣了一会儿,对方平安摆摆手:“呵呵,我刚才梦游,说的话不算数啊,睡觉,睡觉。” 江小鱼躺下后,心中满是郁闷:怎么昏头昏脑说出离婚两个字了呢? 他们互相承诺永远不说这两个字的。 哎呀,真要命啊。 幸亏自己聪明,立刻掩饰住了。 虽然掩饰的不高明,但心意方平安一定会明白,肯定不会追究的对不对? 追究的话,他就是个傻子。 方平安不是傻子,知道江小鱼是情急说出来的,自然不会追究。 也是不敢追究。 不追究这事能过去,追究的话搞不好弄假成真,那才是真的糟了。 不过,他也因此发现他的确犯了大错误。 他限制江小鱼自由的行为是挺自私的。 为了怀孕的媳妇能母子平安,他竟然完全不顾她的感受,以爱之名行凶,让她难受,真是愚蠢。 方平安在心中捂脸,静听江小鱼的呼吸声,从她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的呼吸声中判断她没有睡着,上去将她轻轻搂住,哑声道歉:“宝贝对不起,是我笨,不懂得顾及你的感受。以后不会了。从明天开始,你的自由你做主。” “老公你真是太好了,好爱你哦。”江小鱼兴奋地坐起来,眼珠骨碌碌转了两下,大声说道:“我现在想吃酸豆角。空间没有了,你去家里厨房帮我拿。” 方平安:“……” 不是不情愿为媳妇儿服务,而是这大半夜的吃酸豆角…… 很诡异的有没有? 江小鱼看出他的郁闷哈哈一笑:“酸儿辣女的,亲亲,我想吃酸的,表明肚子里是个儿子。” 面对江小鱼这句要命的话,方平安一边穿衣服一边笑:“别迷信,生男生女都是咱们的宝贝。” 他说完已经出去了。 “傻瓜。”江小鱼笑着用神识取来一个空间青苹果边吃边等人。 她这段时间食欲是旺盛点,也是真的想吃酸豆角,馋的要流口水。 方平安比她想象的回来的要晚一点,她本来奇怪,看到豆角上冒着的热气,又感动又无语:她想吃的是甜津津、凉津津、脆生生的冷酸豆角,对于热得软乎乎又少了甜味的,不感冒啊。 她叹口气,在心中深深感叹做孕妇之不易,将方平安接回空间,勉为其难吃了一根因为加热少了清甜酸爽感觉,多了老公爱心的酸豆角,漱口上床。 这样半夜闹腾的结果是,第二天早上两人七点多钟才醒。 醒来后,江小鱼在空间痛痛快快散了二十分钟的步,才心情愉悦地出去空间。 她一来到空间就被方兮然抱住了胳膊。 方兮然抱住她的胳膊,仰着一脸乖巧的笑容,甜甜地说:“小鱼婶婶,你真好看,我好喜欢你啊,比喜欢妈妈还喜欢你。” 方平安本没有关注这个长得其实蛮可爱的小不点,现在听了她说的话,多看了她两眼,即刻看出了不对劲。 她体内怎么有两股灵魂气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