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认罪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九百一十二章 认罪

大家议论纷纷之际,赵佩芬的尸首被警察抬出了门。 同时,法医也给出了死因:她是被人闷死的? 闷死的? 钱小丽听后比在场任何人都震惊。 怎么会? 明明赵佩芬死前沾过河豚毒,警察为什么提都不提这一点? 警察故意包庇方家?包庇方平安? 如果是,她现在该怎么办?将那些人供出来? 供出来她就是同谋,同样有罪…… 所以,她暂时什么都不能说,她只能死不认账。 反正赵佩芬不是她闷死的。 可,自己最有作案时间,肯定是第一嫌疑人…… 钱小丽觉得是她一生中最奔溃的时间。 看热闹的人听说赵佩芬是被闷死的,再一次炸锅。 “怎么会是闷死的?有没有搞错?” “谁会闷死她呢?小偷?强盗?” “她嘴唇的颜色是黑色的不是白色的,即使不是闷死的,也绝不会是毒死的。” “对啊,被毒死的话嘴唇颜色不一样,哎呀,我差点误会警察是有意包庇了。” “你可真胆大,这样的话喊的这么大声,不怕警察告你诽谤吗?” “嘿嘿,我刚才怀疑的时候没乱说啊,我现在是在认错,说说没什么的。” …… 钱小丽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大着胆子问问警察对于赵佩芬的死因是否判断错误,听过大家的议论,只得接受事实:警察既没有判断错误,也没有包庇方家,他们说的是事实。 只是,事实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她明明看到那三男一女给赵佩芬喂毒的。 难道那些人真正要对付的人其实是她?这是他们特意为她做的局? 不对,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并没有和人结成生死仇啊? 不,也是有生死仇的,比如情人的老婆? 情人的老婆如果知道自己和她丈夫的关系,一定不会饶过自己。 钱小丽胡思乱想之际,警察对她和齐国柱说道:“请你们跟我们去警局接受调查。” 齐国柱没有多想,眼睛红红的他很坦然地点头:“好。” 钱小丽心虚,以为警察在怀疑她,大声嚷道:“你们怎么能怀疑我呢?我没有理由杀死我婆婆的,我们婆媳关系一直很好,我婆婆还救过我,我不可能恩将仇报。” 警察之前对她的怀疑并不深,此时听出她话里的心虚,仔细打量她,见她眼神闪烁,越看越觉得可疑。 为首的警察和手下低低说了两句,对她说道:“你是最后见到死者的人,嫌疑最大,不过,如果不是你做的,我们绝不会冤枉你。” 钱小丽下意识地摇头,“就在这里说不行吗?。” 说完这句,她意识到她的反应有问题,赶紧补救:“我跟你们去。对不起,我刚才是急糊涂了。” 警察们越发觉得她可疑,却没有说什么,留下几个人在这里看守现在,其余的人带着他们俩去警局。 钱小丽进警察局之前决定咬紧牙关,什么也不交代的。 结果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攻陷了。 不是被屈打成招,是两权相害取其轻。 警察对她说,闷死赵佩芬的枕头上只有她和赵佩芬的指纹,就凭这一点就可以定她的罪。 还说,从银行里刚存进去的六万元来看,她应该是替人卖命。她若矢口否认,杀死赵佩芬的罪便会由她一人承担,会被判死刑,若供出主谋,罪行将要轻很多,最多是无期徒刑。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