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遗传的坏人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九百一十八章 遗传的坏人

这不是江小鱼第一次主动撩拨她的亲亲老公,但用语言说出来,真的是第一次,所以内心的震荡一定不比方平安差。 而第一次被媳妇儿主动邀请的某人,这一刻脑子中像有无数烟花炸裂,激动得手脚无措。 好吧,他的手足无措并不全是来自激动,他其实是怕伤着媳妇儿和她肚子里的宝宝们。 江小鱼虽然羞涩,却没有失去冷静。 感受到方平安的无措,她偷偷笑了一下,意念一闪将抽屉里的避孕套拿过来一把塞给方平安,然后背过身子不理他。 方平安觉得媳妇儿此时背着身子对着他的行为带着一点威胁。 她此时的身体语言应该……不,绝对是:坏蛋,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方平安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犹豫这么久, 也是第一次怀着对自己的鄙视妥协了。 他乖乖地、温柔地、小心翼翼的和媳妇儿亲热了一次。 而更让他更意外的是,原本以为束手束脚会做的很狼狈,谁知真做起来感觉上不比之前任何一次差。 赵佩芬横死的第十天,齐顺义带着齐国栋和齐雪来了帝都。 齐顺义其实不想来,他年轻的时候就只想安安逸逸过日子,向往富贵是因为富贵能带给他安逸。 并不向往繁华的他对帝都不感兴趣。 是齐国柱坚持让他来的,说是警察的意思。 齐顺义很怂警察,听说是警察的意思,哪敢不来? 他求齐顺勇和齐思远帮他买票,收拾行李带着小齐国栋和齐雪立刻赶过来。 他们来了之后,齐国柱先带他们给赵佩芬上香。 因为赵佩芬死在出租屋,齐国柱已经将这间小房子买了下来,赵佩芬的骨灰就放在小客房的一个桌子上。 齐顺义以为来了之后看到的会是赵佩芬惨死的尸体,心里一直有点怂,见已经火化了,心中好受多了,一直话少的他难得地问齐国柱:“咋地已经火化了?不是说没有结案吗?” “不需要结案,只要法医鉴定出死亡原因就可以火化。我觉得她这种情况早点火化了比较好,就自作主张这样做了。爹您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你不是说警察让我来说事吗?啥事啊?我需要去警察局吗?” 这才是齐顺义最惦记的事。 “警察本来要问你钱小丽和娘的一些事情,不过钱小丽昨晚自杀了,警察说不需要问了,所以您先安心在这住着吧,有什么事,等我办了钱小丽的后事再说。” “钱……小丽自杀了?”齐顺义听得心惊肉跳。 他们家竟然一下子去了两条人命吗? 虽然两个都该死,还是让人觉得很晦气。 “……她是畏罪自杀。爹,虽然她是杀死娘的凶手,但她没有其他亲人,只能由我帮她办后事。” “办吧,办吧,已经死了的人就不计较了。不过,她们俩的骨灰还是别放一起了。” “嗯,娘的骨灰您回的时候带家去,小丽的骨灰我准备拿去外面大河边撒掉。” 齐顺义点点头,闷着吸了几口烟袋大声说道:“你娘的也撒掉吧,我不想带回去。” “……” 齐国柱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也好。” 他心道,爹可真心狠啊,我薄情寡义一定是遗传自他吧? 唉!娘是坏人,爹也薄情寡义,所以他只能是个坏人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