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想要独活的女人 -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

第九百三十六章 想要独活的女人

黑外套女孩指责过方永安和“历晗”后,想的是如果他们辩驳,她就继续埋怨他们,谁知他们被骂后不仅不吱声,还旁若无人吃起奶糖来。顶 点 x 23 u s 完全没有将她看在眼里。 她又急又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说“历晗”不该偷偷藏着糖?或者不该自己享受,将奶糖分给她们这些弱者? 且不说她不算弱者,之前大家分饼干和水的时候并没有说这里的食物必须平分。 只是全都很自觉地各拿了一瓶水和一袋饼干。 何况,这里的一切都是“历晗”在操劳,她有什么资格让“历晗”平分一切? 黑外套女孩知道她没有立场指责“历晗”,安静地回去女装女人身边,低声问道:“真的很疼吗?” 女装女人点点头:“嗯,疼的我快受不了了。” “我……” 黑外套女孩正要说“我帮你按摩一下吧”,突然听到“历晗”说:“如果她实在忍不住,建议你给她个痛快。” “你……”黑外套女孩愤然起身:“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命在你眼中竟然这么轻贱吗?” “对,她的命在我眼中的确很轻贱,因为她明明不疼,却故意装疼折磨人,这样坏心肠的人,我为什么看重她?” “你凭什么说她不疼?你昨天给她包扎伤口的时候不是也说她骨头断了吗?骨头断了有多疼,你没听说过吗?” “她的骨头是断了,可我给她吃了一颗强效去痛药,十天之内都不会疼,否则你想一下,她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不疼?还有,她除了嘴上喊疼,哪有一点疼痛的样子?她利欲熏心犯蠢就罢了,你又为什么犯蠢?” “历晗”说完,又递给方永安和辛同两颗奶糖。 大家:“……” 看样子“历晗”的大白兔奶糖还不少嘛。 方永安和辛同一点不客气,接过奶糖就剥开糖纸塞进自己嘴里,好像迟了有人会和他们抢似的。 两人一边品尝一边想:这是他们短短的一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没有之一。 他们刚这样感叹完,却见“历晗”又塞给他们每人两颗也是用糖纸包着的东西。他们以为是奶糖,剥了奶糖塞嘴里才发现竟然是牛肉粒。 两人差点没呛到。 却不敢吱声,交换一个眼神后,静静吃东西,静静感叹:原来这个才是最好吃的。 被“历晗”不客气揭穿的女装女子在黑外套女子和灰外套女子愤怒的眼神中将头深埋在了胸前。 她心里在冷哼:既然历晗不识抬举,就不怪她撇下他独活了。 是的,这个叫赵玉娇的女人有听力异能,她听得到外面施救人员的说话声,她知道外面没有地震,他们被埋地下是局部坍塌。 方永安的哥哥派了大量人工和机器在挖山,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赵玉娇判断,照外面的速度,十天左右他们可以重见天日。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十日。 “历晗”的药厉害,赵玉娇不担心她的腿伤。 她现在唯一要谋划的就是食物和水。 要想自己得到充足的水和食物,只有这里其他人人除去这一个办法。 赵玉娇腿伤了,杀人的事不能亲自动手于是她动起了方平安的主意。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